“一身精三艺,九十臻高峰”:著名篆刻书画家钱君匋

2010-07-07 21:43 绘画 篆刻 书法 装帧 钱君匋

http://www.ad518.com/article/2010/07/910

钱君匋先生,是中国当代“一身精三艺,九十臻高峰”的著名篆刻书画家。曾任西泠印社副社长、上海文艺出版社编审、上海市政协委员等职。他一生治印两万余方,上溯秦汉玺印,下取晚清诸家精髓。其风格有吴昌硕的老辣、奔放;有赵之谦的浑厚、飘逸;有黄牧甫的清隽、平整。真可谓是疾术駸駸,鹤立印坛,名烁中外,卓然一大家也。 君匋先生是一位诗、书、画、印熔于一身的艺术家,诸方面都有至高的造诣和贡献。


钱君匋(1906-1998),原名钱锦堂,字豫堂。祖籍浙江省海宁,浙江省桐乡县人。1925年毕业于上海艺术师范学校,从丰子恺学习西洋画,并自学书法、篆刻、国画。擅装帧美术及篆刻、书法。1948年举行个人书画篆刻作品于上海。曾为茅盾的《蚀》、巴金的《家》、《春》及《小说月报》、《东方杂志》、《教育杂志》、《妇女杂志》等刊物设计封面。出版有《春梦恨》、《中国儿歌选》、《小学校音乐集》、《鲁迅印谱》、《长征印谱》、《钱君匋画集》、《钱君匋书籍装帧艺术选》、《恋歌三十七曲》和《钱君匋书画篆刻精品集》等。

风靡一时的“钱封面”

1927年,钱君匋应章锡琛之约,到开明书店任美术音乐编辑,开始书刊设计的工作。一年后,声誉鹊起,作家、杂志社、出版社委约不断,使他穷于应付。于是,由丰子恺等知名人士发起,代他订了一个《钱君匋装帧润例》,除印成单张派发外,更刊登于开明书店的杂志《新女性》之上:“友人钱君匋,长于绘事,尤善装帧书册。其所绘封面画,风行现代,遍布于各店的样子窗中,及读者的案头,无不意匠巧妙,布置精妥,足使见者停足注目,读者手不释卷。近以四方来求画者日众。同人等本于推扬美术,诱导读书之旨,劝请钱君广应各界嘱托,并为定画例如下:封面画每幅十五元,扉画每幅八元,题花每题三元,全书装帧另议,广告画及其他装饰画另议。一九二八年九月,丰子恺、夏丐尊、邱望湘、陶元庆、陈抱一、章锡琛同订。附告:1.非关文化之书籍不画;2.指定题材者不画;3.润不先惠者不画。收件处:开明书店编译所” (注) 钱君匋当时有“钱封面”之称,炙手可热之程度,由此可见一斑。


《文艺与性爱》,松村武雄著,谢六逸译,钱君匋设计,开明书店出版,1927,64开,毛边本


《两条血痕》,周作人译日本短篇小说集,钱君匋设计,开明书店出版,1927,32开,毛边本

集百家之长,终成自己设计语言

钱君匋一生共设计了四千多种书刊,数量之多,同辈设计师难望其项背。早期作品与陶元庆相似,后渐渐吸纳日本的图案风格,又借鉴欧洲未来主义、立体主义和构成主义的艺术手段,再融合中国画、书法、篆刻的精华,终于形成自己的设计语言。他在二、三十年代的设计,呈现出令人惊讶的多元面貌,一方面隐含着中国传统视觉文化的血脉,含蓄、隽永、简炼、大方;另一方面又深得五四新文化的滋润,与国际最新潮流共呼吸,构图、用色、造型不循常规,新意念层出不穷,即使与同时期的西方书刊设计相比,水平亦不遑多让。从这些设计中,人们能感受到中西文化的激荡和转化,感受到上海这个现代都市资讯流通的活跃,更感受到一个设计师在大时代中澎湃汹涌的激情。解放后,钱的设计趋向洁净、工整的极简主义(Minimalism)风格,线条精致、用色典雅,达到一种老而弥坚、澄明开朗的境界。


字体设计

《薇娜》、《文学周报苏俄小说专号》、《艺术论》三本书只用红、黑二色,纯粹靠字体的设计取胜。钱君匋的图案字体设计布局疏密有致,造型挺拔巍峨,笔划锋利处如刀刃,有青铜之气;转角处则衍化成优美的弧线,内敛而深沉。宋体字的书写更是走笔如丝,倜傥峻削。周予同曾建议钱君匋为商务印书馆写一套宋体字制成铜模,“准备与中华(书局)的聚珍仿宋体一决雌雄”(《忆章锡琛先生》,见《钱君匋散文》,第96页),可惜因在开明书店的事务太忙,钱一直未有实现这个计划.否则今天的汉字字库就可多一款经典字体可用了。

《文学周报苏俄小说专号》,钱君匋设计,上海远东图书公司出版,1929,32开

中国第一个专业书刊设计师

早期的书刊设计不是由作家亲自动手,就是由画家客串,钱君匋可以说是第一个专业的书刊设计师。他对几何图形的开发运用,对图案字体的大胆创造,以及对构成的重视,使书刊封面开始脱离书法题签或装饰画的简单形态而成为现代意义上的设计。尽管他同时拥有其他多种身份,例如音乐家、诗人、散文家、书法家、国画家、篆刻家、文物鉴藏家、出版家等,但却没有因涉猎广泛而影响他在设计方面的专业性。相反,他的设计不露痕迹地把各种艺术兼收并蓄,从而呈现出博大精深的气象。在二十世纪的百年艺术史中,钱君匋是少有的、集多项成就于一身的大师之一。


欧洲的光芒

《欧洲大战与文学》一书的封面取用英文报纸作拼贴,再以各种图形错落穿插于其中,与英文字母形成一个无序的组合,这在当时而言是非常大胆的欧化设计。钱君匋受到了意大利未来主义者马里涅蒂(Filippo Marinetti)版面风格的影响,但他并不是无端借用——细看书名,我们发现这个设计其实是非常贴题的。我们再看《兴中月刊》,它的倾斜构图、圆柱造型则与欧洲的立体主义风格相通。在钱的其它设计作品中,我们还可以看到二十世纪初期欧洲各种艺术流派的光芒。钱对这些欧洲前卫艺术运动的回应是如此的快捷及时,由此可见“五四”后中国思想风气的开化。


几何图形和色块的运用

将数字、汉字或拼音字母放大成几何图案,再与各种色块进行拼合,是曲型的俄国构成主义(Constructivism)的平面设计风格。在二、三十年代的进步潮流中,钱君匋有大量的机会接触到来自俄国的书刊,这就不难想象他的设计中为何会有李西斯基(El Lissitzky)和罗钦科(Alesander Rodchenko)的痕迹了。

钱君匋的莫逆之交—巴金

钱君匋为巴金金名著《灭亡》《新生》《死去的太阳》和“激流”三部曲《家》《春》《秋》装帧,早已成佳话。然而钱君匋为巴金刻印之事却鲜为人知。

钱君匋为巴金先生刻“印”

上世纪20年代末,钱君匋就与巴金相交了,钱君匋说:“我是与巴金先神交,然后才相识的。”1928年,在开明书店工作的钱君匋经索非先生介绍,在上海宝山宝光里巴金家见到巴金。钱君匋曾回忆道:“巴金穿着不讲究,一身布制的学生装,裤脚拖到脚面上,只有从那金边眼镜中才能发现他是个文弱书生。家中的摆设也很简单,能堆的地方几乎全市书。”从此,他们经常在一起,看戏、上餐馆、谈出版,成了莫逆之交。后来巴金创办了《收获》月刊,装帧设计的任务就交给了钱君匋,巴金凡在开明书店出版的书,封面都由钱君匋设计。

抗战期间,钱君匋应巴金之邀赴广州,与巴金、矛盾开书铺,办《文丛》月刊和《烽火》旬刊,宣传抗日。那时,意气昂扬,好文云集。钱君匋曾要求巴金待自己死后为他写一篇文章,他回忆道:“我年轻时,不知受了什麽刺激,痛苦极了,我便找到巴金说自己快要死了,待我死后帮我写一篇文章。”巴金十分奇怪,说道“好端端的,怎麽要死,别胡说!忠厚的巴金被我缠得没法,竟含糊地答应了我的要求。事后,我没有轻声,巴金自然也不会写此文章了。”


钱君匋为巴金先生刻“印”

钱君匋与巴金常来常往,如同手足。解放以后两位老人只要一见面,便自然地沉浸在过去的那些岁月中。1992年冬,87岁的钱君匋前往巴金寓邸拜访巴金,89岁的巴金的手以微微颤抖,行动不便,但思路十分敏捷。巴金见老友来到非常高兴,首先祝贺钱君匋“从艺70周年”活动获得成功,而后话题便转入了篆刻。

钱君匋与收藏

钱老是公认的功绩卓著的文物收藏家,十几年前,他把毕生搜集、珍藏的名人书画篆刻艺术精品悉数捐献给故乡浙江桐乡,其中包括文徵明、除老莲、华新罗、吴昌硕以及齐白石、黄宾虹、朱屺瞻等人的书画,还有汉朝的瓦当、瓦罐、陶器等稀世珍品,总计四千余件。


钱君匋的书法

1987年将毕生所藏的明代、清代、现代的书画、印章及自作的书画、印章、书籍装帧等共4083件捐献给家乡枫乡市君匋艺术院;1997年又将近十年所收藏明清字画、现代字画及古代陶瓷、铜镜和自作字画、印章等共1000件,毫无保留地捐献给祖籍海宁市钱君匋艺术研究馆。他一生治印两万余方,上溯秦汉玺印,下取晚清诸家精髓。其风格有吴昌硕的老辣、奔放;有赵之谦的浑厚、飘逸;有黄牧甫的清隽、平整。真可谓是疾术駸駸,鹤立印坛,名烁中外,卓然一大家也,曾在国内外发表著作30余种。君陶先生是一位诗、书、画、印熔于一身的艺术家,诸方面都有至高的造诣和贡献。


钱君匋—牵牛花

钱老收藏趣闻

有一次,他见到一部新罗山人的册页,共百余件,爱不释手,但卖家索价数千元。那时,这笔钱对当时的他来说,简直是个天文数字,他拿出全部积蓄仍然不够。于是不得不再忍痛卖掉查士标的《山水》、徐悲鸿的《猫》和吴昌硕的作品来凑数,又与卖主协商分期付款,这才得到这些佳作。钱老对卖掉那些名画至今还觉得惋惜,但这也算“舍鱼而取熊掌”的举动。为了表示纪念,就把自己的画室取名为“抱华精舍”。后来,老画家贺天健先生看了这些画卷后,也异常激动,提议: “那么多新罗山人的佳作,斋名应取‘新罗山馆’才是。”

还有一次,文物掮客拿来扬州八怪之一的金农水墨绢本册页五张,索价每张五十元。钱老看后十分中意,依价买下。不想没过几天,中介人又拿来四张,索价六百元,少一文不卖。为使其完整,钱老也就忍痛买下。数月后,在一位远房族弟的书房,又看到一帧金农的册页,此及这部册页的最末一张,只要能得到此面,这部册页就完整无缺了。但那亲戚一口咬死一百五十元,钱老不得已只能如数付出。原来,这竟是那亲戚有意设下的圈套。钱老不无感慨地说:“我当时靠书籍装帧取得的微薄工资,不仅要安排好生活,还要赡养老人。所以我从年轻时不吸烟,不喝酒,昼少理发,不讲究穿着。总之,只有节衣缩食,才能有多余的钱去买书画印章,所以这些藏品是我生命的一部分。”

钱君匋先生远行了。收集了这些往事,以寄托对这位前辈艺术家的哀思。青山无限,钱老的艺术也将永远流传下去。

参考文献:《钱君陶散文》
转自:http://60.chinavisual.com/index.php/2009/08/befor1949-1-3

本文地址: http://www.ad518.com/article/2010/07/910


 

 

猜你喜欢



热门 TAG


 

 

最新


 

热图


 

 

本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