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日本女平面设计师:川上智子 | The Best-Kept Secret Designer in the Design World - Tomoko Miho

http://www.ad518.com/article/id-10965

川上智子(Tomoko Miho)1931年9月2日出生于美国洛杉矶,2012年2月10日卒于纽约。她一生大部分时间都在纽约度过。1974年她成立了自己的设计事务所,并于1982年更名为Tomoko Miho Design。在她作为平面设计师漫长的职业生涯里曾获奖无数,包括1993年的AIGA奖章。川上智子同时也是AIGA的董事会成员,并且为AGI(国际平面设计联盟)会员。她的作品曾多次在美国与欧洲的各类展览中展出,并被美国国会图书馆、英国维多利亚&阿尔伯特博物馆、史密森学会、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所收藏。川上智子早年在洛杉矶生活,二战期间在亚利桑那州度过三年,后在明尼苏达州的明尼阿波利斯市完成高中学业。在进入洛杉矶艺术中心设计学院(ACCD)后正式开启了她的艺术生涯。 —— 《纽约时报》2012年2月26日

 

川上智子可说是设计界最为神秘的人物。她的职业生涯与众不同且才华横溢,但自始至终都躲在镁光灯之外。似乎她并不需要任何的个人名气,她的设计本身便已经具备了如同水晶般透彻而耀眼的光芒。她从来没有刻意去进行社交,但却收获了同行们的一致赞誉:

 

  • 简洁与现代的完美表现  —— George Tscherny

  • 我所认识的人中最具备洞悉问题本质的人  —— Rudolph de Harak

  • 举重若轻的大师  —— John Massey

 

矜持而优雅,她的卓越有目共睹。当回顾她的职业生涯时,每个人都赞同川上智子的设计是那种具有1+1>2的效果的典范。她对于平面设计领域的贡献巨大,她所设计的海报、书籍、标志、视觉导引、陈列展示等等内容都有着共同的特点:内部的广度源自元素之间的位置关系,源自信息与想象力的结合,源自概念与细节的调控。她的作品里没有无谓的多愁善感,而是充满强烈的情绪——那种能让观者瞬间感受到的东西。

川上智子的设计并不仅仅只是一种风格呈现的结果,而是对于内容的高度契合。她对于设计的不妥协令人望而生畏。

她的另一项天赋是能在他人看来充满束缚的苛刻条件中绝处逢生。出生于洛杉矶的川上智子,幼年时期有很长一段时间都与家人生活在亚利桑那州的收容帐篷里。“为了能摆脱这种生活,我们必须比别人更加努力才行,”她说,“这种环境促使许多在美国的日本人都要去寻找新的机遇。”而改变川上智子的机遇则是一次偶然的学习设计的机会。一份来自明尼阿波利斯艺术学院的暑期奖学金使事情悄然发生改变。这次机会得以让川上智子在高中毕业时第一次前往纽约曼哈顿并参观了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这一经历也更加明确了她在专业上的野心。而另一份来自洛杉矶艺术中心学校(就是现在的帕萨迪纳艺术中心设计学院)的全额奖学金则使川上智子在审美与视觉领域的探索上迎来了真正的挑战。

在获得了工业设计学位并顺利毕业后,她与丈夫James Miho先搬去了费城,后又去了密歇根,在那里川上智子成为了Harley Earl Associates Inc公司的一名包装设计师。六十年代早期,川上智子与丈夫以及另一对夫妇——同样也毕业于洛杉矶艺术中心学校——一同游览了欧洲,耗时六个多月。这次漫长的旅行让川上智子有机会重新审视了自己之前的设计。

川上智子依然记得这趟愉快的旅行。在欧洲她遇到了各种艺术家——画家、雕塑家、手工艺人、印刷匠,以及他们的专注与热情。而由瑞士设计师发起的现代主义设计风格也不仅仅是一个孤立的现象,它们为形式和内容之间关系的思考注入了新鲜血液。这一设计理念也很快影响了美国这边的公司。复杂的识别系统融合了各类规则,将会帮助大公司们以全新的视觉感受传达着他们的设计理念。战后的欧洲热情的期望能够寻找到一种新的秩序,而瑞士设计风格——那种国际化又理性化的形式——为每一个人提供了重新思考设计的机会。全新的无衬线字体俨然成为无党派国际民主精神的缩影,简洁的欧洲设计风格迅速被吸收进美国文化之中。“在这个时代如果想让设计作品获奖,”Martin Pedersen笑着说,“你唯一需要做的就是使用Helvetica字体。”

川上智子与丈夫的欧洲之旅如同一首设计师的史诗。在米兰,他们见到了Olivetti(意大利打字机制造商)的艺术总监Giovanni Pintori;在瑞士卢塞恩,他们拜访了画家、雕塑家Hans Erni;在巴塞尔,他们与设计师及海报艺术家Herbert Leupin会晤。他们前往德国参观了著名的乌尔姆设计学校,并与平面设计师Tomás Gonda进行交流;他们又去芬兰拜访了Marimekko品牌的创意总监 Armi Ratia,以及工业设计师Tapio Wirkkala(塔皮奥·维卡拉)。

川上智子与丈夫旅行欧洲时所驾驶的是他们新买的银色保时捷,这在一个小村庄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这也正体现了他们是新的一代——充满好奇、精力旺盛、并且经过专业的设计训练。在他们的20年的婚姻生活中,一直保持这一种充满创造性的合作关系。他,个性而富有魅力;她,安静且心思缜密。他们共享着对于设计的激情,有时甚至面对着相同的客户,但也并没有因此而失去自我观点与独立的人格。

川上智子那看似强硬的态度之下隐藏着与生俱来的解决难题的能力。她善于吸收各类知识并融会贯通,因而博学多才。她十分享受将抽象的概念变为清晰简洁的视觉形式的这一过程,所以,她的设计总能“润物细无声”般的解决问题。

欧洲之旅结束后,她作为平面设计师加入了George Nelson(乔治.尼尔森,建筑师、家具设计师、产品设计师,曾经担任Herman Miller家俱公司的艺术总监长达20年)在纽约的公司。在这里她遇到了Irving Harper,一个如同文艺复兴时期的人物——建筑师、家具设计师、平面设计师与广告创意人,同时也是Nelson办公室的创意指导——对她产生了最早的影响。而当Irving Harper创立自己的设计公司时,则任命川上智子成为了平面设计部门的主管。“完美,是她对自己的要求,”Harper回忆道,“她的作品非常简洁,有一种很质朴的美感。”而此时川上智子也迎来了首个挑战,她要负责主持George Nelson手下最重要的品牌,Herman Miller的平面设计。在后来的十二年里,这个位于曼哈顿的家具品牌一直都是川上智子的客户。而她的这一系列工作,也为其早年的工作生涯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Herman Miller产品目录设计,1964

整个六十年代末期与七十年代初期,川上智子为Herman Miller的各类产品都做过设计。后来,她又遇到John Massey,后者是一名设计师、画家,他在美国集装箱公司负责广告、设计以及处理公共关系事务。而他同时也是高级设计研究中心(CARD)的主任。CARD致力于促进公共与私人组织的设计与沟通,它的客户包括大西洋里奇菲尔德公司(石油业务)、Herman Miller以及它的母公司——美国集装箱公司(Container Corporation of America,简称CCA)。

川上智子先在CARD位于芝加哥的办公室工作了几年,后又前往纽约开设了CARD的分公司,以便于为东海岸的客户服务。在那一时期——大约八年的时间——她经手了一系列有关Herman Miller的印刷方面的物料设计。

进入八十年代,公司成为Tomoko Miho Design Co., 她重新与Herman Miller建立联系,并在这一时期为其纽约、长岛以及洛杉矶的店面进行了大量的空间、展示、环境方面的设计,当然也包括数不胜数的邀请函、海报之类的设计。

为了解释她在空间设计方面的独特感受,川上智子提到了shakkei这个词,一种日式传统庭院设计的训练,目的在于将背景与前景整合成为一体,为远近景色带来清晰的焦点,意为“借景”。 shakkei能够赋予一个小的环境空间以深度和广度的感觉。川上智子经常借用三维空间里的一些法则,使二维平面空间产生纵深感,从而具备更大的包容度。她的设计使得观众跨入了一个更多层次的世界。

为了创造出一种广阔感,她有时会在设计上制造一些孔洞。她为CCA设计了一张在纽约文化中心开幕的一场名为“Great Ideas of Western Man”的展览海报,在其表面开了许多像窗户似的斜角孔洞,体现了海报画面上所引用的维特根斯坦的一句话:“语言的边界就是世界的边界。”但对于川上智子来说,平面语言的边界并不意味着也是她想象力的边界。

为了拓展空间,她也经常会采用透视原理。例如她为达拉斯的一家名为Omniplan的建筑公司所设计的logo就用错视原理欺骗了人们的眼睛,使其看上去不知是凸起还是凹下。四个矩形相互咬合在一起,在中间形成了一个交叉图案,传递出公司对于各类学科都有所容纳的特点。在与设计师James Sebastian合作时,她希望能将logo的识别性推到极致,因此将logo的造型拓展到各种应用上——纸镇、带有镂空的圣诞卡片、以及公司大厅的玻璃雕塑。

 

Omniplan建筑公司logo,1971

 

Neiman Marcus连锁百货商店包装,1972

 

Jack Lenor Larsen家具与纤维,海报,1977

而她为纽约和芝加哥所设计的一系列有关建筑的海报,如今已成为了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的永久藏品。她采用建筑的局部模糊特征,却准确的抓住了每个所属城市的特点:单色线条勾勒的大桥的轮廓在雾中显得更加高耸庞大。等等。这一系列海报设计无不体现着川上智子对于画面美感的卓越控制力。

 

Bridges to New York,海报,1967

川上智子的设计中最明显的特点就是她对于比例的敏锐感觉。她为美国航空航天博物馆设计的一系列海报,就显示出了她是如何驾轻就熟的将一张平面的纸变为无垠的天空的。海报“朋友?还是灾难?(Friend? Or Foe?)”将一个很大的美国空军标志(而中间是日本国旗)放置于画面中央最显著的位置,与排列在顶部的二战飞机图形形成强烈对比。这一巧妙的并置处理强调了飞行员在面对一大群无法辨认的飞机时所产生的那种无助感。而实际上让人产生这种紧迫感的是海报的版面设计,能够辨别飞机种类的文字信息以短阵列的形式排在海报的最下方,低于正常的视平线。而为了看清这些文字,观者不得不蹲下身去,这样画面上方的图形便会产生出一种若隐若现的危机感。

 

朋友?还是灾难?,海报,1976

另一张海报,“飞翔的先驱(Pioneers of Flight)”,则记录了八十位著名的飞行员以及为人类的飞行事业做出贡献的人物。一套狭窄的垂直网格系统产生了一种纵横交错的效果。小尺寸的肖像照片以倾斜的“之”字形进行排列。而更加神奇的是,在观看海报时,正负形之间的比例会使人产生一种如同飞行般的上升感。

 

飞翔的先驱,海报,1976

共同的机遇,海报,1968

百老汇,海报,1968

对于川上智子来说,比例不仅仅只是一种简单的对比关系,更是一种对于细节的精益求精。小巧精致的元素能产生一种层级感,而非大的元素;小而短的字阵却能产生宏大的感觉;而看不见的网格系统则能使整个版面清晰整洁。“无论是设计一个小到个人信头,还是大到企业识别,她都为我们带来了许多思考。”Martin Pedersen说。川上智子的作品对于整个设计界来说都是一份无价的财产,她对于品质的追求使每一个人都受益匪浅。她的设计不仅获得了客户的首肯,也让同行们收获颇丰。那些作品时刻的提醒着我们,现代性并不是一种风格、一种潮流或一种态度,而是要终其一生去追寻并保持好奇、清晰、契合的感受。

她的设计同样也让观看这些海报、书籍、请柬、手册、符号的人们感到赏心悦目。人们在她的精心设计下能够轻松愉悦的了解到各种信息,一切形式无不为内容服务。“完美协调所呈现出的清晰明确让人感同身受,”她写道,“功能性与艺术性完美统一的设计才是好的设计。”

 

翻译:张致远
该文写于1993年,出自AIGA(美国平面设计协会)官网
链接:http://www.aiga.org/medalist-tomokomiho/

本文地址: http://www.ad518.com/article/id-10965

 

 

猜你喜欢



热门 TAG


 

 

 

最新


 

热图

 

 

本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