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1105 - 书艺问道——吕敬人书籍设计40年

http://www.ad518.com/article/id-12460

书艺问道——吕敬人书籍设计40年
Lv Jingren Book Design Exhibition


不摹古却饱浸东方品味,不拟洋又焕发时代精神 

承其魂 拓其体 

 

 主办 / Hosted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

中国青年出版总社

中国出版协会装帧艺术工作委员会

中国美术家协会平面设计艺术委员会

今日美术馆

 

 学术主持 / Academic host 

杭间、李德庚

 

 展览开幕式 / Time of the opening ceremony 

2017.11.5   10:30

 

 论坛时间 / Time of the seminar 

2017.11.5    14:30 — 17:30

 

论坛地点 /  Venue of the seminar 

北京华腾美居酒店

 

 分论坛时间 / Time of the mini seminar 

2017.11.12   &   2017.11.19  14:30 — 17:30

 

 分论坛地点 /  Venue of the mini seminar 

今日美术馆展场内

 

 展览时间 / Duration of the Exhibition 

2017.11.5—2017.11.24

 

 展览地点 / Venue of the Exhibition 

今日美术馆 1号厅2层

 

 地址 / Address 

北京市朝阳区百子湾路32号苹果社区4号楼

今日美术馆

 

 

展览主旨 

 

吕敬人是中国当代享誉海内外的知名书籍设计家,他不仅是让中国书籍设计观念达到新层面的引领者,也是继承传统发扬中华书卷文化的守护者。

展览展示吕敬人从事书籍设计40年以来具有代表性的设计作品,同时,梳理出经历了活字铅印,平板胶印到数码时代中国印刷技术进步下的创作历程,以及“从装帧到书籍设计观念转换”学术思想的演变,展现出他对“承其魂 拓其体”中国传统书韵与当代审美相融合的理念追求,他的作品得到业内的高度评价,并获得国内外的诸多奖项。作为投入设计教育的老师,既在学校也面向社会,开设全新的书籍设计专业课程,他编著多部设计教材,在国内外产生影响,他培养了诸多当代中国成就卓著的年轻的书籍设计师。

吕敬人设计的作品从另一个侧面可以反映出当代中国书籍设计进步的轨迹,触摸改革开放后中国设计观念与手段行进中变化的脉络,感受这一代中国书籍设计家与时俱进的创作愿望和锲而不舍的工作精神,体现他在四十年书籍设计历程中“书艺问道”的求学态度,以及他所探索的设计哲学和审美意识,一步一个脚印。

“不摹古却饱浸东方品味,不拟洋又焕发时代精神”是吕敬人一生的艺术设计追求,他说:“做书是修行,也是苦旅,虽逾越不了高峰,但有了念想就有了动力”。让我们沿着他书籍设计40年的攀登之路,同享“书艺问道”之美的阅读之旅。

 


 

《书艺问道——吕敬人书籍设计40年》贺词

 

杉浦康平

日本著名书籍设计家、设计教育家

视觉信息设计家、亚洲图形研究学者

 

弥漫着东方的清馨、美不胜收的书籍艺术之花。集吕敬人书籍设计之大成的“书艺问道”展,终于盛开在中国首都北京。值此展会开幕之际,我愿从隔海相望的东京、亦是吕敬人的第二故乡送上由衷的祝福。

本次展览,有以下几大亮点。

 

◎第一,“汉字文化”在21世纪面临新的挑战。中国独创的千姿百态的汉字表现,又以重构一种灵奇震撼力的姿态而展开。

源于横竖自如、“天圆地方”的格子结构瞬息幻化成自由奔放的中国“书法”具有乐趣的表现。吕敬人从文字到书法、从矩阵到掀起涡旋般的字体群,对文字注入 “气”的跃动与生机倾注了心血。

 

◎第二,对柔软而坚韧的、中国“纸”文化的重新审视。

在世界上最早诞生手抄纸革命的中国,今天再度焕发出强大生命力,让吕敬人做的书别具风情。纸张千变万化的手感、沁人心脾的气息,新材质为书增添华彩,催盛人们每翻一页都不由引发对山川草木的乡愁。

 

◎第三,中国传统工艺的精湛使 “穷尽手上功夫的造本术”的复活。

吕敬人和中国的同道们,不满足于现代机械印装书籍(折页、装钉、裁切)立方体的批量生产,回归手工做书:触摸像鸟的羽毛般的丝绢质感,柔韧又饱孕体温,可谓穷尽中国特色的手工技艺。其丰穰的创想,为中国许多艺术家提供了爽快淋漓的知性的畅游平台。

 

◎第四,“创造围绕书籍的人的连环”。

一本书,得到志同道合者的参与,产生巨大的圆环,将著者——编者——出版社——设计师——印装企业——书店——读者有机地联系在一起。圆环,通过人们的齐心协力,环环相扣而生成。

吕敬人在这个圆环中,他让年轻人发现做书的有趣,并附加了培养接班人的教育平台。他的机智幽默、古道热肠的为人,不知疲倦的活力,促进这个圆环不断的扩大,在尊重和友情基础上,纷扬散乱的世界被凝聚打造成连带的圆环。

静心细加观看,在本次展会上,还可以不断发现吕敬人开展书籍革新的无数独创性尝试。

 

◎抚今追昔,我与吕敬人的邂逅,第一次是在近30年前1989年,第二次是1992年。两次都为期一年,目的明确——以我的工作室为立足点从事出版(书籍设计)的学习。当时我(和杉浦工作室的同仁)正值70、80年代长达20年轰轰烈烈的“杉浦书籍设计语法集大成时期”,忙得不可开交。

然而,全体同仁都为吕敬人的人品——和颜温厚、不辞辛苦和废寝忘食的拼搏精神所感动,大家都愿意接纳他自由参加工作室的工作。我也每每为吕敬人超强的吸收力、创想力而感叹。深感我期待的“东方书籍设计” 理想实现有望,因为最强大的生力军就在眼前!

吕敬人回国后,与突飞猛进的中国出版业同步成长,积极吸收中国传统的书籍艺术和工艺之精华,创作了追求中国艺术核心的精湛书籍设计。他的设计气韵生动,饱含东方的自然观与审美意识。通过温情回荡的设计力与颇具说服力的论考,开拓了中国年轻一代设计师的视野。

 

◎今天,吕敬人促成的中国书籍设计观念革新的背景,重合叠印着我与吕敬人在东京反复探讨的“东方设计语法的确立与实践”这一主题。

此处不遑详述,大抵如“21世纪的书籍设计——不是将东西方的思维方式割裂对立,而是互相尊重各自理念,兼容并包,形成‘一’体”,“衍生形成‘二而一,一而多’的书籍设计语法”……之类的命题。这是一种向对方靠近的看世界的方式,中国古人创造的“太极图”造型即为明证。

 

◎正是吕敬人,以更具活力的造型继承了杉浦书籍设计语法并发扬光大,从日本推向中国。蕴含“二即一,一即多”理念的书籍设计,以他的力量在中国的广袤大地、乃至世界得到远播,开花结果。

得此正统传人,我和支持我工作的广大同仁何等荣幸!谨对“天赐的礼物”——与吕敬人的邂逅,献上感谢。

 

2017.10於东京

(杨晶 译)

 


 

《书艺问道——吕敬人书籍设计40年》序

 

冯远

画家

中国文艺联合会副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中国文史研究馆副馆长、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馆长

 

以传统的称谓,吕敬人先生是以七十古稀之年举办《书艺问道——书籍设计40年》的回顾展。若论从事某种职业、专业、事业,“青春作赋,皓首穷经”的四十年付出,应是抵达峰巅境界,收获成就的时刻。有这么多的单位、部门和友朋同道毫不吝惜的给他以赞誉之辞,乐意为他策划筹办,在他,是值得为之自豪、欣慰的乐事;在我们,则是感受鼓舞和策励的快事。

“书”者,记录思想、传播理念的文字载体,“书籍”者,思想灵魂的延展并得以传承的外化形式,书籍设计在当下已成为越来越注重生活质量和新知学习的国人,亲近、识读、珍爱书的文质和文本艺术收藏价值的重要学问,成为改变和充实现代中国人内美、气质和审美修养的元素之一。

展览的策划者为吕敬人设计艺术给出了充分的评价:“吕敬人是享誉海内外的中国书籍设计界的代表人物,是当代中国书籍设计观念创新的领军者,他的影响力已不局限于书籍设计界,对中国出版业、设计教育界、信息传媒、文化创意领域,国际交流等诸多方面产生的大影响,是建国以来,弘扬中华书卷文化和推动中国书籍艺术走向世界的积极开拓者。” 吕敬人的作品获奖无数,荣誉称号众多:他主持策划了多届全国书籍艺术设计大展和学术论坛,以及各类专题展览、学术交流;创办主编了第一本专业学术刊物;潜心致力于设计艺术教学和人才培养工作;他满世界地讲课,举办交流展,编写出版专著;不遗余力地将中国书籍艺术推广到世界各地……。当敬人将智慧和生命的最好年华义无反顾地奉献给了他挚爱的事业时,没有什么能比得到人们的认可,更能让他感受到强烈的存在感了。

以一个圈外人的眼光,透过眩目的光环看吕敬人的建树,是建立在他数十年实践与研究基础上的关于“书籍设计”、“编辑设计”、“信息视觉化设计”、“艺术x工学=设计2、“传统设计、现代语境”、“书之五感”、“设计要物有所值”、“书籍设计须触类旁通”、和“纸有生命”、“书筑”等创新理念,以及对文字内容以外——“书”的设计的前世、今生、来世令人信服的继承、开拓、创意、独造。如果说这个时代需要出“高峰”作品,出“大师级艺术”,那么吕敬人应当是该领域具备了一切品质的人选之一。

倏忽,吕敬人先生告知我要离岗退休了,人生到了可以自由主宰自己时间的阶段。但是有一份目标追求的人,既无退亦无休。至于岗位,只是传播艺术和理想的平台,对于有终身学习和工作需要以填充生命的人而言,吕敬人无非换了一种方式而已。

巧的是,我和他曾在清华美院共事,虽说隔着不同的专业,但吕敬人全情投入书籍设计教学,积极开设新课,撰写多部教材,悉心教诲辅导学生,以及开办各类研究班等社会教育,赴各国大学授课广受好评的业绩时有耳闻。也因此得知他在校园内、师友徒儿中有着“地中海发型”、“万有引力白须”和笑脸 “爷爷”的形象爱称。

也曾经,我和吕敬人还是当年下乡东北的“荒友”,有过同样的经历,今天这些“血色苍茫”的历炼成为我们生命中值得珍视的一部分。我们有着同样的理想,若因能力有限,人生只能做小事,那就尽已所能做到最好;或因岁月苦短,人生只能做一件事,那就竭尽全力去争取做好,于是,生活和生命才有了我们沉醉其中的所谓价值和意义。

吕敬人就是这样一位值得我们尊敬、学生爱戴的人。

真诚地祝贺他,并且期待着他从业五十、甚或六十的艺术回顾展。

 

写於丁酉年白露于京西六和堂

 


 

《书艺问道——吕敬人书籍设计40年》前言

 

杭间

艺术史学家、中国美术学院副院长

中国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

理论委员会副主任

 

我羡慕所有由敬人先生设计的书的作者。

我所写的书和所编的书,陆陆续续也有不少,但是还没有一本是“吕敬人”设计的,当然,不是敬人先生不给我设计,而是我不能轻易张口,我总想等有好书了再说。 

事实上,从80年代他在中国青年出版社工作,到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成为同事,算来我们也已认识了三十年,我书房有许多他的作品,从他身上见证了中国书籍艺术设计的曲折和巨大进步,用一句感性些的话来说,我与敬人先生相交,是从一位虽然比我年长,但常以设计界同道和朋友的“老吕”“敬人兄”,到不经意间,突然意识到他已成为“书籍设计大家”的历程。 

这是一种同在历史现场的同行对同行的评价和致敬,可想而知,我词语“冰山”之下的内容该有多么丰富!在文革十年之后的设计复兴浪潮中,平面设计的“白马”始终勇立潮头,而集编辑设计、图文编排、文字传达和插图表现等为一身的书籍设计,仿佛是那白马头上的冠冕,耀眼生辉,在这一“冠冕”的群体中,那中间的核心人物,就是吕敬人。

一本书的设计,究竟该如何把握?是图解,是哗众取宠的推介,还是创造性的延伸?没有答案,这是真的,我曾在接受诗人兼书籍设计师的曹辛之(杭约赫)先生的赠书《最初的蜜》时请教过他,老人指着诗集封面——设计成雕版风格的一行字慢慢念道:“领你去会见自己”。 

我想,敬人先生之所以成就斐然,其真相可能就在于此,他的设计艺术立场,既非向内容投降,也非主观着去超越,更不是市场的迎合,而是以他的智慧,引领读者去“会见自己”。

“引领”是设计之技,而“会见”是艺术,能够会见“自己”,这是“之道”。这“自己”既是文本作者的“自己”,也是“设计师”吕敬人的自己,同时凝聚出“会见”后读者的自己,这些“自己”,在书籍的传播和阅读中,构成了中国的“自己”,亚洲的“自己”。

这次《书艺问道——吕敬人书籍设计40年》活动,策划者用了一个很贴切的主题词:“不摹古却饱浸东方品味,不拟洋又焕发时代精神”。这正是敬人先生的艺术和设计追求的写照,蕴含着中国当代设计思想的大意味。我记起数年前与杉浦康平先生、敬人先生的约定,要与他们两位做一次亚洲文化与设计的对谈,现在,约定虽然因种种原因推后了,但关于文化与设计,敬人先生以他的实践,已经作了最佳的回答。

谨致由衷祝贺。

 

2017年8月31日写于杭州湖畔

 


 

 同道评论  

 

金彦镐:

享有世界声誉的平面设计师吕敬人不仅是让中国书籍设计观念达到新层面的引领者,也是培养出诸多优秀弟子的艺术教育家。

吕敬人以他设计生涯四十年的思考,确立法古创新——既要效法传统,更要关注对旧事物的创新再生的做书理念。从中可以审视他不断深入设计世界的思考轨迹和他所提倡的设计哲学与美学,不禁让我们体验书籍与文字的唯美境界和书之精神。

(韩国著名出版家、作家、坡州出版城BOOK CITY文化财团理事长)

汪家明:

吕敬人是第一个明确提出从装帧到书籍设计观念的转换这一关键课题的,他认为书籍设计师不应该只是为书籍外表做打扮(装帧),而应与书籍的著作者一样,是一本书的文化与阅读价值的协同创造者。在这个论断的基础上,他梳理出书籍设计的三个组成部分:装帧、编排设计、编辑设计。吕敬人设计理论的总纲就是“编辑设计”,围绕这一总纲,各个设计环节有秩序地排列,俨然首尾衔接的体系,其中不乏新概念、新方法乃至新名词的建设。这种建设是艰难而又充满乐趣的。

(出版家、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连环画艺委会副主任、中国版协常务理事、美术出版委员会主任、曾任北京三联书店总编辑、人民美术出版社社长) 

 

李新:

吕敬人在中国首先完整地提出了“书籍设计”的理念。“装帧设计”和“书籍设计”虽只是一词之异,实则是一次根本性的变革。他对这一理念的诠释、实践和推广,极大地推动了中国图书的进步,也大大提升和转变了美术编辑在本行业的角色和位置。

(出版家、曾任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社长、总编辑)

 

张抗抗:

吕敬人他建起了美书美文的长廊,如今“吕氏风格”已是海内外有口皆碑,在庞大浩翰的书海里,知音者能将敬人设计的书籍一眼逮住。古人将读书誉为“品书”,意即好书如茶,需细细品尝,若在书店 碰上吕敬人的书,拔腿要溜也难,不一口气捋到封底再折腾几个来回,是不会轻易罢了手和眼的。就有为敬人那样的书籍设计师,也愿继续努力地写书。在虚幻浮浪的网络时代,那些实在而美丽的书籍,正在为我们的生活悄悄补充着一丝可触摸的诗意。

(中国著名作家,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

 

张晓凌:

吕敬人以特有的设计理念和实践为中国现代书籍形态设计开创了一条新路子。这一实践的意义究竟是什么,是值得我们思考的。吕敬人深知这一现象的启示性价值:只有植根于本土文化土壤,利用本土文化资源,并吸取西方现代设计意识与方法,才能构建出中国现代书籍形态设计的理念与实践体系,而这既是中国书籍设计的必由之路,也是它的希望所在。吕敬人正以独特的“吕氏风格”去实现这一理想,我们将欣喜地看到他的成功。                 

(艺术评论家、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院长、中国国家画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

 

续小强:

大雅之美,这是吕敬人先生书籍设计给我传达的最多感受。雅,优雅,俊雅,儒雅,清雅,闲雅,端雅,敦雅,古雅,淡雅,丰雅,精雅,舒雅,典雅,温文尔雅,大雅。而且,他不仅顽强的坚持下来,更是一再地将其发挥到极致。清洁的精神,从容的风致,设计真如飘渺仙道之浮沉。吕敬人的书籍设计艺术,在我的体悟中,其最大的魅惑在于:直取书的核心。他一再强调自己做的不仅仅是书的装帧,而是整体设计。他的信念是要像书籍的作者与编者一样去创造一本书。

(诗人、中国北岳出版社社长、总编辑、《名作欣赏》执行主编)

 

刘晓翔:

吕敬人先生清晰界定了书籍设计概念与内涵,为从事书籍设计的平面设计师指明了方向,将设计延伸到以往不曾达到的领域。这绝不是单纯的视觉表现力的扩展,而是对书籍设计师逻辑思维能力的推进,并由此产生书籍由感性到理性再回归感性的美!先生几乎以一人之力不顾他人菲薄,带动了一个行业的发展,引领我们走到在理念上与国外同行齐肩,先生站在时代的前沿并引领了中国书籍设计的新时代,为世界贡献了来自现代东方的设计理念与审美追求。

(书籍设计家、三次莱比锡世界最美的书奖获得者、高等教育出版社编审)

 


 

学术支持机构: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中国美术学院设计学院、上海美术学院、汕头大学长江艺术与设计学院、 西安美术学院设计系、广州美术学院视觉艺术设计学院、 南京艺术学院设计学院、鲁迅美术学院视觉传达设计系、 山东工艺美术学院视觉传达设计学院、天津美术学院设计艺术学院、四川美术学院设计艺术学院、北京服装学院艺术设计学院、湖北美术学院设计系、山东艺术学院设计学院、北京印刷学院设计艺术学院

展览执行团队:吴勇、刘晓翔、韩湛宁、小马哥、杨林青、何明、马仕睿、李让、郭瑽、李旻、吕旻、筱溪、齐昕宇、王思雅

展览赞助:北京盛通印刷股份有限公司 、雅昌文化集团、北京读品雅集文化有限公司、麦特尼斯纸业、敬人纸语

本文地址: http://www.ad518.com/article/id-12460

 

 

猜你喜欢



热门 TAG


 

 

 

最新


 

热图

 

 

本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