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手寫招牌二三事 Handwriting Singns in Macau

http://www.ad518.com/article/id-13533

自序

寫這篇網誌又讓我憶起米蘭·昆德拉在小說中對「論文」的控訴:為了畢業甚麼東西也可以拿來當題目,畢業後論文就放在圖書館的檔案室中,連清明、重陽也沒人拜會,任何一個國家的任何一本禁書都比這些論文有意義(意思大概是這樣,我沒有一字一句的背)。「澳門手寫招牌」是我碩士論文的主題,越寫越能體會昆德拉先生的話語,自知寫的不是甚麼驚世巨著、也帶來不了甚麼貢獻(當然我不是自暴自棄,在研究過程中我有盡力而為),但我亦不希望自己所做的事塵封在檔案室裡直到永遠,所以透過一篇簡單的網誌與大家分享一些我研究的得著,同時向那些在研究過程給予我無私幫助的人致以謝意。

澳門手寫招牌的發展

圖1 「洪馨椰子梌(*)發客」店內匾額

手寫招牌從何時開始傳入澳門已經不得而知,據調查所得,澳門目前仍在商店使用的手寫招牌中,歷史最悠久的一件距今已經超過140年歷史(圖1)。澳門現役的百年招牌數量已經不多,筆者調查到的不足十件,這些百年招牌的店主距離當初先祖創業往往相隔三、四代人,招牌上多無落款,書寫招牌者無從稽考,部分店家聲稱這些「金漆招牌」都會邀請當時(清末)有名氣的士人揮毫。另外,這些百年老店往往都有經歷過重新裝潢,店面、店外的招牌經過多次復修或更換,但店家對於店內的匾額始終都保留原貌且珍而重之。百年招牌在澳門正不斷減少,如營地大街的杏和堂去年(2017)結業,其擁有清末時期的隸書金漆招牌、木雕金字的店面招牌,連同現今罕見的鐵閘鑿字等,面面招牌字體、工法各異,別具歷史價值與時代特色,可惜現今已被拆除(圖2)。

圖2 昔日「杏和堂」店面

手寫招牌在澳門最光輝的時期大概是50年代,十九世紀中葉華人社會在澳門興起,百業興旺使招牌的需求量增加。昔日沒有所謂「造招牌」,只有「寫招牌」,招牌字都是三行工人收到客人訂單,然後再向「寫字匠」買字,寫字匠會按照招牌比例,寫出一比一大小的字交給工人,工人根據字稿按要求的工法自行加工成招牌。當時最尋常且廉價的做法是油漆字(圖3),油漆工人買字後,會印字稿在牆上用油漆拓出字樣。

圖3 「時香花生瓜子」油漆字招牌

若今天跟老一輩人談到手寫招牌或寫字匠,就必會談到鍾少山這號人物,鍾少山曾是澳門唯一以賣字為生的職業寫字匠,初期於澳門新埗頭街擺攤賣字,80年代時把檔口移至澳門木橋街,其字飽滿、敦厚,廣受商家愛載,澳門街上出自其手筆的招牌不計其數(圖4)。當時鍾氏寫字的收費是按字體大小衡量,價格時會變動,沒有所謂公價;另外,那個時代鍾氏還會做圖章、卡片等,其子鍾偉奇也會幫忙寫墓碑幫補家計。

圖4 鍾少山所題「世界電視工程行」招牌

70年代,壓克力膠字開始被廣泛應用(圖5),才形成所謂的「造招牌」,寫字匠會用線鋸等機器把字切好再交給裝修工人裝貼,這做法使字體筆劃間的距離比較到位,效果較佳,但寫字匠的機器切割只能做到膠字與木字,其餘材質仍是交由三行(木工、泥水、油漆)工人處理。80年代是寫字匠行業開始萎縮的時間點,主原是投影放大技術開始被應用到招牌製作上,寫字匠的收費本按字大小計算,工人為求節省成本,向寫字匠買字時都只要求寫小字,然後再自行放大,工人甚至會把寫字匠寫過的字儲存起來重複使用,寫字匠的收入因此受挫。

圖5 「章容記書局」壓克力招牌字

圖6 「木橋街」街牌

1986年,鍾少山的招牌檔移至澳門木橋街(圖6),其子鍾偉奇形容:「地點比較靜中帶旺,人流比較多,但又不會太多人,週遭會有食肆,又有地方可以容納那些三行。人們在這裡吃飯,吃飽就來拿招牌字去開工」,寫字匠與三行聚於木橋街,於是當時的澳門人要造招牌就自然會到木橋街。

90年代後,電腦字型進一步普及,很少會有人專門找一個自己喜愛的書寫者來寫招牌,多數是裝修師父外包,而最終招牌字都是用電腦字型來解決。而今,澳門新造的招牌會使用手寫字已經非常罕見,更沒有所謂「職業」的寫字匠,以手寫字做招牌的方式慢慢被時代所淘汰。

澳門手寫招牌的材質

觀察今天能在澳門見到的手寫招牌,其主要的製作方式有木字、金漆招牌、灰塑字、壓克力字、漆字、金屬字等。木質是澳門現存手寫招牌最常見的製作材料,主要由於製作方便,在70年代後能由寫字匠獨力完成,且造價低廉,木字又能與其他物料配合使用,如表層用金屬或壓克力,底層用木質,在有氣派的同時又能節省成本,故木字為最常見的手寫招牌物料(圖7)。

圖7 「雲齊圖章」木質招牌子,由澳門書法家林近所題

圖8 「李錦記蠔油莊」灰塑字直柱招牌, 由著名書法家區建公所題

其次為金漆招牌和灰塑字,將金漆招牌懸卦店內的做法,在90年代之前都一直深受商家愛戴,這或與華人傳統中喜愛於室內懸匾的習慣有關。而灰塑字主要保留在澳門新馬路一帶,該地段建築歷史當相悠久,百年前已是澳門最繁華的地區,現今保有灰塑字的店家不多,且都是六十年以上歷史的老店,當中「李錦記蠔油莊」保有最多的8面灰塑字建築直柱(圖8),經訪談得知灰塑工藝在澳門經已失傳,故此灰塑字招牌別具價值。

壓克力材質與木材之性屬相約,能由寫字匠獨力完成且造價低廉,比起木質來得耐用,但缺點是不受熱;由於壓克力製作招牌十分便利,到今天也是主要的招牌使用物料。而澳門現存的漆字、金屬字招牌大多是60年代之前所造,且數量越來越少,漆字因製作簡單、價錢便宜,曾經是最主流的招牌製作方式,自寫字匠能自行切割木字以後而被取代;金屬字雖然製工複雜、價錢高昂,但金屬招牌能呈現隆重高貴的氣派(圖9),受到昔日富商、大商號所喜用;現代人普遍嫌之成本太高而不太選用金屬材質造招牌,使之數量有減無增。

圖9 「源泰昌」金屬招牌字,飛白造工極為精緻

圖10 馬賽克招牌字「旅」

比較少見的手寫招牌製作方式有木雕、石雕、鐵片鑿字、霓虹字、布質、馬賽克等。木雕、石雕造價高昂,故為數不多。霓虹字多見於特定行業如茶樓、當舖等,其工藝複雜、造價高昂,故少為平民行業所用;現今的布質、馬賽克招牌為個別例子(圖10),為極少使用的招牌製方式。

澳門手寫招牌的字體

香港手寫招牌有所謂「北魏碑體主流」,主要由於書法家趙之謙、區建公擅於的魏碑體深受時人愛載,以致當時香港大量出現魏碑體招牌。反觀澳門雖然有魏碑體的手寫招牌,但並不算很多。澳門手寫招牌的主流字體為楷書,也少數有隸書和行書。另外,筆者察覺到澳門手寫招牌不時會使用「異體字」(圖11),異體字能與正體字通用,由此思考,昔日民眾對異體字具一定接受程度。採用電腦字型所造的招牌太不會使用異體字,使用異體字可說是手寫招牌的特色。

圖11 「大良鳳城」招牌,由鍾偉奇所題,當中「鳳」、「角」二字都以異體字呈現

澳門手寫招牌的書寫者

舊時商人對於招牌上的文字可謂相當重視,都會因「名人效應」而特別邀請書家、名士代為揮毫,這不但能確保文字會有高水平的美感,亦會透過書寫者的名氣建立商業形象與社會地位。從澳門現存手寫招牌調查,最重要的招牌書寫者是鍾少山,其餘有林近、何榮祿、梁仲憲、鍾偉奇、林榮耀、任政、區建公等,他們的身份多為書法家,有少數是寫字匠或教師。雖然筆者的研究以商店招牌為主,但亦偶有察觀澳門一些機構、團體的招牌,當中更發現有梁披雲、饒宗頤(他都會署字「選堂」)、啓功等著名書家的字跡。

圖12 教師何榮祿所題的「葉培記」招牌

圖13 書法家梁仲憲在招牌上的落款

在調查期間筆者發現部分手寫招牌會署有「落款」(圖13),其中一些甚至附有鈴印。在傳統書法中落款表示書寫的完結,是完整作品中重要的部分。寫字匠對招牌落款的原因作出解釋:有的是客戶要求,有的是為相熟的人題字就會加落款,以表重視。

澳門手寫招牌的獨有特色「中葡文並列」

筆者調查的澳門手寫招牌幾乎全部都有中、葡文並列(圖14),百年老店亦不例外。澳門曾受葡萄牙殖民近五百年,按葡殖時期法律,澳門市政執行委員會有權「設立及確保維持都市設備地名牌及指引前往紀念物,對公眾有意義之地方之指示牌之雙語系統」,換言之,澳門在回歸前的招牌必需要中葡對照,民間招牌做法多在店面招牌的中文大字上方或左右並置葡文小字。而回歸後,法律對此不再硬性規定,故現今澳門新造的招牌加上葡文翻譯的做法已經不多。

圖14 已倒閉的壽衣店招牌上有葡文翻譯

結語

近年,具有歷史價值的招牌的損毀事件在澳門相繼發生,如「梁永馨香莊招牌受損事件」、「就利欄招牌拆卸事件」等都曾一度引起社會各界關注,但社會的一陣討論或關注救贖不了一項文化。筆者明白手寫招牌終究會成為歷史,我們不能強求未來的招牌都要恢復手寫的方式,但希望更多人可以從文化的角度看待手寫招牌,認識、甚至認同其價值,亦希望能讓後世人可以知道澳門的手寫招牌有過這樣的故事。

後記

我的論文得以告成實在要向很多人致以衷心的謝意!先是我的指導老師曹融老師,再是兩位口試委員林加雯老師、伍小玲老師。另外還有多位好心人的協助,包括:陳子揚@Aeon Wallace 、鄧寶誼@Benny Tang、莫羲世@邢悅 (Elvis Mok)、林榮耀、鍾偉奇、鍾志業@Michael Chung、李威、李健明@Black Hk 以及一眾讓我採訪的店家。我明白「幫助」從來都不是理所當然的,所以更是由衷感激各位,對於這個非親非故的學生願意花時間、耐性去提供協助!

*文中圖片皆為本人拍攝,拍照前皆有詢求店家同意,如為本文內容有為任何人造成不便或有不尊重之處,請告知,我會盡辦法處理。

*此处缺字见下图

作者 陳星宇 本文原載Medium

本文地址: http://www.ad518.com/article/id-13533

 

 

猜你喜欢



热门 TAG


 

 

 

最新


 

热图

 

 

本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