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兰成书法

2010-11-11 23:07 胡兰成 书法

http://www.ad518.com/article/2010/11/1676


作为乱世文人的胡兰成并不以书法著名。虽然他所提到的与其有来往的几个名士如马一浮,周承德,刘景晨,夏承焘等在书法上都深有造诣。其中马一浮是当代公认的大书家自不待言,其馀周承德乃是弘一大师出家前托付笔砚碑帖的名家,也是胡兰成的书法老师;夏承焘的书法现在还经常可以在一些词集的题签上看见,以欧为骨,秀丽挺拔。刘之书法虽不见载,但是其为孙诒让的弟子,在金石上造诣甚深,其书法亦当不弱。胡兰成与他们相交,在书法上必然有所熏习。但是胡在国内时其书法并没有受到重视,笔者采访徐步奎时曾经问过起对胡兰成书法的评价,徐说即使是在温州中学,胡亦不以书法名。而胡的书法受到褒奖,大约是在流亡日本之后的事情了。日本的梅田开拓筵为其出过一本《胡兰成之书》,是现在可以看到的唯一的结集出版的胡兰成书法,由其在日本的好友保田与重郎作序,保田在序中对胡的书法夸赞有加:
  
“胡先生的书,乃为其人格的发露,堪称当今绝品。优雅之中藏有峻烈,内刚外柔,羞涩之美时而华丽,令人思念人生永恒的寂寞。” 而在同一篇序言里,保田亦有提到川端康成对胡兰成书法的评价:“于书法今人远不如古人;日本人究竟不如中国人。当今如胡兰成的书法,日本人谁也比不上。”

川端在日本以小说家出名,然亦善书。其书法有颜鲁公意趣,别具一格。其对胡兰成书法独具青眼,显然不能说只是颂谀之辞。现在所能见到的胡兰成的书法基本都是其赴日后的作品,书体走碑学一路,受康有为的影响很大。胡兰成自己在1969年的时候写过一篇书论,内容涉及书品,执笔,运笔,临书,作书等方面,文章篇幅不长,但是可以看成是胡兰成自己的书法审美与创作理论的一个纲要。在此之外,胡兰成也曾经有过一些零散的书法理论,但大多是只字片语,不成体系。例如: “我在杭州读书时跟海宁周承德先生学过写字,周先生是浙江的名书家,与马一浮李叔同是侪辈,天姿不及而工力过之,我跟他学写魏碑及篆隶行草也有数年,但现在看了刘先生的字,才晓得好字是这样的。”
  
“弘一与马一浮的交契,可比吴天五与夏瞿禅,但单以字论,马一浮的是道气太胜,像谢灵运的诗,弘一的倒像陶渊明,有他世俗的人。”“譬如书法,书有许多笔法,如悬针、垂露、屋漏痕、折钗等,你若要学得那样,是不可能的。你惟有依正师之教,临碑帖写字,后来自然生出了许多笔姿,这才豁然悟得这叫折枝,那叫屋漏痕,又那叫乌丝栏。所以学书不临真迹,而临拓本,真迹有折钗、乌丝栏等,你被它拘住了。而拓本则惟是刻的阴文,可说是“无”的点画,你写得了点画的无,自然会生出笔姿了。书是姿,不是法。晋卫恒作书论,而不曰书论,亦不曰书法或书道,而题曰书势。我说的姿,即是形势之姿。”

“一、万物殊形。书象形而不拘于何形,书与陶惟以方圆与位置的形体。数与理是抽象的,不是物象的,而书与陶则是物象的,造形的。音乐亦与书与陶一样是造形的,而不拘于何形。不是何形,而只是息之动而为形,这单是形就是个无尽,可以通于万物之形。这单是形乃是象与形为一之形。
  
二、书的笔姿决定书的结体,依于作书时的气氛,自然会是怎样的笔姿,随之而成怎样的字体。王羲之的笔姿就有兰亭集序与十七帖的字体,石门铭的笔姿就有石门铭的字体。譬如怎样的树就有怎样的品气,生出怎样的枝条,随之而有怎样的树形。书的笔姿,在作陶为线,在音乐为音阶,是怎样的音阶就生出怎样的曲调,如商调宫调等。因为字体是笔姿所生成,树形是枝姿所生成,曲调是音阶所生成。生命的演绎是大自然的息的遂行。”

值得注意的是第三第四两条材料,是对《书论》一文的细化和补充。胡兰成的书法美学来自其哲学观,以“成象之先”作为书法审美的标准。正如在《书论》一文中胡兰成所说的:“书通于卦爻,有形而未成象。凡美术皆成象,而书在成象之先。”这里的成象之先,就是所谓“书象形而不拘于何形”,认为作书是依照大自然的息而进行的活动,是自然发展的行为,书法的技巧并非来自于有意识的学习与模仿,而是在无意识之间生成。因此胡兰成提出了“书的笔姿决定书的结体,依于作书时的气氛,自然会是怎样的笔姿,随之而成怎样的字体”的观点,从而达到“极精密而常若虚,虽有巧算,非可能作也”的书法美学境界。

然而胡兰成并不否认模仿的重要性。他依然认为“惟有依正师之教,临碑帖写字,后来自然生出了许多笔姿”。只有在书写的技法正确以及大量练习的前提之下,才能够达到自然之美的境界。胡兰成肯定了中国传统书学中非常重视的笔法的传承问题。他认为当世得笔法的唯马一浮,李叔同和周承德三人。很明显的一点是三人的书法均植根于汉魏碑刻,胡兰成极为推崇的近代书家康有为更是碑学的大力鼓吹者,胡兰成的书法理论与康有为的一样,把碑学推崇到了极点。在胡兰成的《书论》之中,有这样一段话:

“夫笔有方圆。圆笔始于篆,而汉隶多方笔,魏碑于方笔圆笔最分明,故便于临书,先学方笔,后学圆笔,至今言方圆笔之理者,莫如康有为之广艺舟双楫,学书者不可不读也。”这里胡兰成很清楚地说明了自己的书法理论胎息于康有为的《广艺舟双楫》。胡兰成对康有为的书法有非常高的评价:“康有为戊戌政变后流荡在海外,不及吴昌硕马一浮的长年安居临写碑帖与创作不辍,但我是更喜爱他的字。康有为的字是清末民初书家中第一”。对于书法理论源于康氏的胡兰成来说,能够对自己的书法理论身体力行的康有为,无疑是完全符合胡的书法审美标准的。

胡兰成认为,正确的笔法与俗法是完全相反的,因此要得正法,必须先破俗意。在《书论》这篇文章中,胡兰成将正法概括成执笔,运笔,以及笔姿三方面的内容。其中执笔依旧是传统的五指拨镫法,而运笔则全同康有为的《广艺舟双楫》。

本文地址: http://www.ad518.com/article/2010/11/1676


 

 

猜你喜欢



热门 TAG


 

 

最新


 

热图


 

 

本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