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磊:关于“字体热”

http://www.ad518.com/article/id-4973


一篇《创诣》2013年10月刊对张磊的访谈,关于字体热潮这个话题的。发表的时候有删节。。。

1、字体很热,谈论字体可以成为畅销书,拍摄纪录片变成与上榜电影一样的谈资,只要谈论拯救传统出版,字体设计就变成拯救砝码(比如朱赢椿那本设计诗),你怎么看这股热潮?这股非理性的力量,会为字体设计师队伍招募到关注与新人么?

张:这个问题很长,我分几个部分来回答。

①“字体热”兴起的同时是平面设计的衰落,把两者对比起来看会更明白“字体热”的意味。这几年,关于字体的讨论,研究和开发以及对文脉的追寻,实际上体现了从业者对平面设计主体性的关注和重塑行业门槛的努力,也就是要通过字体研究来确立和维护自身的专业底线,同时企图净化泥沙俱下的行业生态,这是内在的原因。当然,这种姿态有时太过用力会显得滑稽,比如对某几款英文字体的规范性和价值观的推崇近乎吹捧,到了比外国人更在乎更计较的程度。外在的原因是由于媒体形态的迅速变革,大众更容易在社交媒体上发出自己的声音,自然而然的也会对字体这一发声形态投以关注,或愿意参与讨论。所以我不认为这是非理性的力量,而是一种阶段性的必然。

②出版业的主要困境并不在于字体,所以后者拯救不了出版业。至于朱赢椿的那本书,采用了“视觉诗”的形式,在中国的出版物中有一定新意,市场也给予了积极的反馈,但并没有太多学术上的价值,因为这种尝试自意大利未来派以来已经有过很多了。

③这股字体热潮显然已经为字体设计师队伍赢得了关注,也有不少新人加入。但想要有持久性的发展,还需要解决好版权和学术这两个基础性的问题。

2、套套卢为我们专题里写的字体设计发展在中国的文字中提到,“2012年由李德庚和杨林青翻译引进的中文版《字体传奇:影响世界的Helvetica》。其用意在于大多数人都仅仅把 Helvetica当作一款著名的字体看待,而忽视了造就其特殊地位的从现代主义到全球化的这个背景”。Helvetica的故事在中国的推广,是否能改变一些什么?

张:卢涛(套套卢)一直都很愿意探讨设计物的形式表象背后的社会意蕴,他的意思是担心大家被Helvetica洗脑。其实,我并不是很关注Helvetica本身,我更感兴趣的是Helvetica的故事为何会在中国产生比较大的影响,而这恰恰代表了“改变”的存在。Helvetica的故事在中国的推广一开始是从翻译字幕、组织播映开始的,再到撰写推介文章进而引进和出版相关书籍,可以说完全是由小团体的兴趣引发的口碑式传播。首先,当平面设计在全球趋向“没落”的时候,这种历史性的回顾显然是一种鼓舞,也是一种价值的追寻。其次,Helvetica的传奇让中国设计师对于评估设计价值有了更为多元的看法。除了通常意义上的商业美学外,社会、文化、心理、行为等视角的观照让设计走向丰富、生动而深入。当然,这些仅说明了“改变”的可能性,能不能有真实可观的变化,取决于我们是把Helvetica仅当作一款字体,还是一种敏感的文化现象。

3、厉向晨,造字工房,应永会,谈到中国的字体设计师,他们三位是每次报道必谈的话题。然而,伴随他们的字体受到媒体的推广,他们多了一份迫不得已的工作,“维权”。出版物,影像作品中频频出现未经设计师授权的作品,而设计师又苦于无法维权。这给人们的感觉是字体设计师的职业,吃力不讨好,简直就是义工。你觉得,这个行业需要的是设计师,还是维权大师?该怎么样给予字体设计职业的认可与保障?

张:字体是一种信息产品,而个人造字就如同手工艺的创作,谁听说过手工艺人打官司维权呢?所以,设计师如何维权取决于字体产品商业化的路径。第一、与字体公司合作,让字体公司出面维权,代价是丧失独立性。第二、为企业定制字体,由企业出面维权,但这取决于企业的字体意识。第三、保持独立身份,通过行业协会做维权的工作。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第一条和第二条路径是主要的职业保障,而鉴于中国独立的字体设计协会尚未成立,第三条路径的实现还很久远。

4、与此同时,另一个现象出现,民国热。民国报纸、老产品包装、宣传小广告,甚至香烟牌子上出现字体,都成为设计师们怀旧、模仿的对象。给字体设计寻找传统,是当下需要重视的环节。这个度又该怎么控制?比如说陈嵘和厉致谦正在追溯的字研所传统,我们可以怎么用?

张:民国怀旧和字体设计的结合点主要就是美术字,现在普遍将此看作是近代的设计传统之一。对美术字重拾敬意,意味着设计师们开始尊重自己的文化源流,并反思过度电脑化所带来的弊端,应该说这首先是一件好事。但因为缺少学术性的研究与思辨,这种向美术字致敬的浪潮很快过了头,变成了唯美术字论,只要是美术字就是好的。美术字,重在“美术”,而现代字体设计重在传达,这里的区别是本质性的。上海字研所历史的整理最早是厉致谦自发开始的,后来陈嵘、张弥迪等人加入,我因为做上海设计史的研究所以时常关注这一块,和他们几位也是好朋友,线上线下有过不少讨论和分享。我认为这种是业余性质的学术研究,他们中大多数人也没有受过严格的学术训练,更多的是出于一种追溯设计传统和珍护本地文化的情愫。其最大的作用在于观念,即接续设计文脉。

5、媒体都在谈论字体设计,可对字体设计领域的推进,时隔4年,还是那几位独立设计师。相比之下,方正与汉仪目前在做的字体设计推广,似乎更有力一点,比如方正最近购买的三款日本字体。对于字体设计的推广,目前还欠缺什么?

张:字体产品的推广,尤其是方正这边,我觉得有很大进步,去年的“方正显仁体”令人印象深刻,借助一次公益行为很好的推广了字体设计,提升了品牌形象,获得了很高的曝光率和好感度,我看到有很多评论说因为这件事,下次一定要购买正版支持方正。我对该公司的很多推广策略都很欣赏。如果谈到欠缺的话,我觉得可以在字体的通识教育方面投入更大的力量,让更多行业外的人员,包括未来的管理人员、公务人员等都能具备较高的字体认知,包括设计意识和版权意识。

6、从你的专业视野来看,字体设计还可以谈论、做些什么?比如手机字体、纹章笔记等app的字体,是否能改变一些什么?

张:目前来看最欠缺的是如何应对信息传播形态的变革。一个技术方面的应对,尤其是加强数字信息技术方面的应用研究。还有一个是学术方面的应对,就是判断发展的走向。比如在印刷时代,专业人士往往为精美印刷体无法得到完美的屏幕表现而扼腕(大多数是衬线体),似乎认为只要屏幕精度够高,经典字体就会卷土重来,复刻就是一种折衷性的怀念。他们忽略了在信息碎片化的时代,衬线字体已丧失了正文地位的合理性。

原载于《创诣》2013年10月刊
更多文章可移步:http://www.creativecity.sh.cn/creativeshanghai6.aspx

本文地址: http://www.ad518.com/article/id-4973

 

 

猜你喜欢



热门 TAG


 

 

 

最新


 

热图

 

 

本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