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代設計展:無能的展覽,順便聊聊包浩斯 | Young Designers' Exhibition, Talentless Exhibition

http://www.ad518.com/article/id-9088

星期一花一點時間去了今年的新一代設計展,我上次來這樣的每年設計展應該是兩三年前的事情了,之所以會缺席的原因是我每次去看這種學生的設計展都會十分的痛苦,此外還會有一堆屁話想要說,這篇就是我想要對於國內的設計產業說的話。

 

在難聽的話開始之前,跟大家說明一個例子,看看有沒有人能夠忍住激動的神情。我在會中閒晃時,遇到了一個看起來很有精神的男同學,他殷殷的希望向我介紹他的成果,詳情是這樣子的,由於料理習慣的關係,許許多多的台灣家庭在處理食物的時候,流理臺不會對於生食或是熟食做額外的區分,一方面室空間不夠,但更通常的情況是即便空間夠的家庭也會懶惰不分,畢竟都要下鍋,何必那麼麻煩呢。然後這位學生就向我解釋這樣的料理方式會對我們的身體以及衛生造成很大的問題,同時也會讓料理失去該有的風味,為了這個大問題,他們團隊提出了一個解決方案。然後我聽到答案之時,我感動到激動落淚,久久不能自語,也難怪因為這是他們花了一年所得到的答案。男同學說他們把生食一塊砧版、熟食一塊砧版,各自裝上一個強力磁鐵,把他們互相黏起來,這樣就可以順利的利用空間去處理生食和熟食了。我聽到這裡我已經價值觀崩毀了。

 

多年前我就已經了解到台灣這塊設計系所的問題,,大致上可以分成三大問題

 

  1. 資源分配不均
  2. 僧多粥少的問題
  3. 藝術涵養不足

 

首先讓我們先聊聊資源分配不均的問題,我知道這類的設計展覽讓廠商賺了很多錢,但要求所有的學生都必須參加這種展覽,本身就是一個利益問題,同時我也知道有許多優秀的學生設計出優秀作品,但整個產業並不是由頂尖的人就足以撐起整個生態的,現在的情況是那些優秀的學生本身就可以擁有很好的機會繼續發展,而這個新一代的展覽只是藉這些學生的光來讓自己能夠辦展覽,同時他們也將資源和版面給這些學生,但其實這些學生其實本身沒有得到甚麼真正的價值,反而他們還需要付參展費用,然後成為展中的重點,甚至是撐起整個會場的角色。但相對於那些相對才華較弱的學生,我們何曾在意過甚麼? 像我剛剛提到的砧板例子,他就可以說是分到資源很少和才華較弱的學生,可能未來跟這一行根本無關,但這問題其實就是第二個問題相關了,讓我們繼續討論第二個問題吧。

 

設計產業是否真的需要這麼多的學生? 我老實說我並不知道一年到底有多少學生畢業,但我知道整個台灣其實容納不了這麼多的設計產業人才,可能整個會場中間只有10%的人未來有可能會進入相關產業,在這個藝術家跨足設計業的年代,這些才華洋溢的藝術家會吃掉更多的設計產業時,我們國家還在發展設計業是否妥當? 讓這些學生想方設法的在那邊奇思妙想是否合理? 這個看似富麗堂皇的學生聯展,真的有達到我們當初的目的嗎?

 
包浩斯校舍:現代主義建築

最後一個問題,也是最大的問題,我也會花大量的篇幅討論這個問題。那就是我們國內的設計學系並沒有學習藝術史,也並不瞭解設計這行業是怎樣出現在我們的世界中,更無從知道當年的設計工藝品其實是從一群才華洋溢的藝術構想中慢慢成真。這就要回到19世紀末期,當年英國領先全歐洲的工藝技術,讓第二名的德國相當好奇究竟為什麼英國可以擁有相當好的工業技術以外,還可以維持產品十分優美的外觀,於是委託了慕特修斯(有興趣自己GOOGLE),前往倫敦了解為什麼英國可以擁有這樣的水準,在經過八年的調查以後,慕特修斯出版了一本三冊的「英國住宅」,裡面的結論是因為英國有著良好的藝術環境供藝術家發想新的構思,並且這些構思會去帶動整體工業產業的發展,也就是說藝術家的藝術作品最後都會成為我們日常生活的工業產品當中,要知道這是個相當了不起的發現,因為這個發現讓整個工業產業翻轉了很多觀念。德國在1919年的時候成立了「包浩斯」,當然我忽略掉的過程你如果有興趣,可以查以下關鍵字(蘇利文、溫萊特大廈、貝倫斯等等),這所包浩斯的宗旨就是讓藝術家走入大眾,讓藝術家成為高級的工匠,把藝術概念能夠普及到生活上的器具中,包浩斯的校長當中,最有名的是一名建築師,名為葛羅培斯。他著力於發展設計工藝,在那個年代,關於抽象派別已經分成很多路線,有康丁斯基的藍騎士路線、馬列維奇的至上主義路線、塔特林的結構主義路線以及蒙德里安的風格派路線,特別的事情是這間包浩斯在經過近十年的努力之後,他已經囊括了各派路線的藝術家進駐其中教書,舉幾個當時有在包浩斯教過書的大藝術家為例,像是康丁斯基、保羅克利、費寧格或是納基等等都在其中教導學生如何好的工業設計品。要知道這種水準的師資,可比文藝復興的翡冷翠,或是拿破崙三世時代的巴黎才能擁有。

 


康丁斯基:構成第七號


馬列維奇:至上主義作品

蒙德里安作品


納吉作品 

於是在藝術源頭的教導下,這群自藝術概念引導的學生,自然擁有許多優秀的作品出現,像是B3椅、巴塞隆納椅或是各種的優秀工業設計品能夠在這個學校當中引領風潮,好可能這個時候會有人問我,這麼厲害的學校為什麼感覺好像沒聽過? 很簡單因為他後來關閉了,1933年被希特勒抄家了,剛剛我提到的那些藝術家後來都被希特勒認為是邪門歪道的藝術家,這其實也很合理,因為當時最怕的就是共產黨,而這一群藝術家當有許多的東歐人或是俄國人,希特勒除了要防範共產主義以外,還必須防範這一群知識分子組成社會團體進行奮戰,畢竟這些事情當年未來主義藝術就幹過。所以後來這群優秀的藝術家和設計師就遠渡西方,到了美國,也導致美國後來在工業上的強盛。

 
B3椅


巴塞隆納椅

 

花了很大的一段篇幅討論包浩斯,但我想說的事情其實是我們的設計系並沒有修習任何藝術史或是思想史,甚至有學色彩學的系所已經很不錯了,我想問在這樣的教育體制之下,我們的設計學生要怎樣理解到自己所做的東西,承襲自哪個藝術家或是思想家的影響?要了解自己思想的源頭,才有機會了解自己的發想到底應該怎樣繼續下去,所有的知識都相互影響,如果只學習如何設計出一個工業產品,是不可能真正的把事情給做好的,就像是那些優秀的導演平常並不會練習怎樣拍電影,他們更多從事的事情是閱讀和思考,我想導演、藝術家如此,應該設計師也要如此吧。但在國內不教習藝術史的情況下,我們又能怎樣? 我只能多勸說我自己認識的幾個設計師去多了解藝術史,也只能消極地這樣。

 

不過我在場中,有看到一個書架,他利用木頭和鋼線撐起一層層的書架,很可惜的事情是我並沒有拍照,不過這個書架直接讓我聯想到當年塔特林的構成主義宣言作品,我連作者的姓名都忘了看,不過我發現藝術作品影響我們的痕跡非常的明顯,只是我們自己的知識或是智慧夠不夠去發現這件事情罷了。我真摯的希望正在閱讀這篇文章的人,都能稍微去碰碰看藝術史。


塔特林當年的構成主義宣告性質作品


作者:子迂
原文:http://21furu.blogspot.com/2016/05/blog-post_79.html






延伸阅读:

续:新一代設計展的問題延伸思考


一位網友今天傳給我的圖片

昨天那篇文章實在是讓我受寵若驚,原本只是希望真的能夠造成哪怕只是一點點的回應就好,沒想到有著不錯的效果,但在這裡我也要先對那位做砧板的同學說聲不好意思,如果你正在看文章我向你致歉,因為我可能對你造成傷害了,但我同時也希望你思考思考為什麼會被拿出來討論,因為你或許不是場內唯一的例子,但我卻認為你的樣本最為可以被大家接受和討論,我再次向你道歉,我會在本文中提出更多我覺得很爛的東西,同時我覺得你的東西差,但你的老師更糟糕。

 

關於所有朋友所質疑的幾個問題,我將會依序回答,所有我觀察到的問題大概可以分成這幾類。

 

  1. 藝術教育

其中受到最多人質疑的點就是其實我們的高職教育就有在教藝術史了,當然這是很多很多人直接這樣回應的。在這裡很抱歉我沒有搞清楚到底有沒有教,只問了幾個不同學校的同學之後就下此結論。

 

不過同時間,我也要提出所謂的藝術史教育到底應該是甚麼? 如果只是簡簡單單的討論印象派畫展於哪一年開始? 或是包浩斯於哪一年成立這種屁事,我還是覺得這些東西跟藝術史教育完全沒有甚麼真正的關聯。 在我收到的留言當中,有位藝術出身的設計工作者他提到他認為真正重要的是美學教育,或許可以借用此一說法。在我學習藝術史的時候,當然也花了很多時間在閱讀或是鑑賞作品上面,但其實更多的卻是在與其他領域的朋友一起討論事情的時候,我才能得到更多的啟發和靈感。關於這一點我先前有個影片可以給各位借鏡,待會附給各位看看。

 

這個影片是蠹酸齋的知識影片,本集所談論的正好是知識廣度的問題

 
蠹酸齋S1-04 有趣的問題  

因此我們的藝術史教育若只是討論那些歷史,而不是在課堂上多加以討論那些藝術概念、政治概念、經濟概念之間的相互影響的話,那終究只是沒有用的一張廢紙,若要比誰背得好就可以成就大事,那台灣人早就飛天了。

 

  1. 很多當今藝術都源自知識,許多產物都源自於藝術

為什麼我會說思考及討論藝術史對我們來說是重要的,因為很多藝術概念其實都無形中影響著我們,如果我們能在生活中去理解到這些概念的時候,就會發現我們思考得不夠多。

 

光學的知識其實影響了藝術產業許多,尤其當時牛頓出版光學的時候,其實只是一個小型的玩物性質的東西,但這本書卻成了後世學習色彩學的基本原理,爾後歌德也出了顏色理論,在更之後的1839年法國化學家謝弗勒寫出「同時性對比色法則」,有著前人這麼多的知識,都被一個年輕小伙子念通了,於是這個人就是相當有名的後期印象派大師秀拉,他從這些知識理論當中發現,如果他在原色旁邊留一些白,會讓這些顏色從畫面中跳出來,讓原本的顏色更為具備魅力和光澤,而這是在光學未發展之前的藝術家不會知道的道理,連當年的大師卡拉瓦喬都不知道這件驚人的秘密。於是我們觀看卡拉瓦喬的作品時,會發現整個畫面相當的黑暗,在他最著名的紅布旁邊也未必會有白點去凸顯,而當我們去觀看秀拉的作品時,會發現他的顏色會跳出來,不過在電腦螢幕上很難解釋,因為他的作品太過大張了,我會附上一些細節的照片說明。之後這個概念被普遍運用,甚至到了昨天所說的蒙德里安那個年代,已經成為大家眾所皆知的事物了。不過即便到了今天我們都可以從我們所熟悉的電影海報中看到許多這類的例子,我第一張附上的是雷神索爾的海報,可以看到他的紅色披風上面有許多的白點,那些白點就是為了凸顯紅色。而接下來兩張討論的就是超人在有白點和沒有白點兩種情況下的不同。


卡拉瓦喬的作品,可以看完上面那塊紅布以後,再與下方的做比較


秀拉 1884 大碗島的星期日下午


秀拉的細節,可以看到許多原色旁邊都有白點


昨天提到的保羅克利,不過數十年,他已經在作品中大量運用了


雷神索爾的海報,可以看到披風、閃電和藍衣上有許多白點 


超人的劇照,可以看到紅藍都會用白色去襯托 


相反的這張劇照,一但沒有白點,就變得無比黯淡

講了這麼多,我所希望的不過就是從事創作類型的朋友,要接觸的不只是自己的知識,請問牛頓、歌德跟秀拉有甚麼關係,秀拉為什麼一定要去閱讀這類型的書? 沒有原因,就只是一種信仰知識萬法同源的概念,因此在我的想法理論要真正理解藝術史並不是只需要念藝術史的,有許多其他領域知識需要了解,舉例來說像是科技史,當年的相機影響了印象派這點眾所皆知,但是立體派和未來主義者其實有很多都是跟著機器的革新進步所一同發展的。或是思想史,佛洛伊德的潛意識理論和夢的解析,深深地影響了原始主義和超現實主義,難道為了瞭解藝術史,我們不應該去念念這些書嗎? 或是當年達達主義者到底整天在胡搞瞎搞甚麼? 其實都跟當年的一次大戰有關。

 

當然你可以選擇看完伍迪艾倫的午夜巴黎就算了,但就如片中所說,那些人有那些人的煩惱,要真正理解那段歷史,你必須全方面的去理解知識,然後在腦中還原出那個年代的樣貌,進行思考之後再看看當今的社會,那些東西會是未來的人們所在乎的。

 

 

  1. 新一代設計展的作品問題

如我先前所說,這個展是希望學生得到更多更有價值的實務經驗,但看到的東西多半很糟糕,這些糟糕的作品把那些優秀的學生淹沒了,即便連獲獎的東西都未必能打動所有人,更何況是那些沒有得獎的? 更甚者我自己的經驗是在很多不知名的小角落中,總是能看到許多有巧思的東西。

 

先來提提我所看到的爛東西吧,首先我必須要先我看到好幾個書架非常的愚蠢,因為我一看就知道這些設計者本身就不常閱讀或是買書,才會設計出一個無法乘載重物的書架。要知道書架最重要的價值在於它能夠承受知識的重量,甚麼叫做知識的重量?簡單來說去誠品書店中找幾本厚重的書放上去,我相信這次新一代設計展的書架很多就會垮掉了,尤其如果你去找一些印刷精美的藝術類書籍或是如康德般厚重的書,多半都是相當重的。這類的例子就是設計者本身對於該領域就不熟悉。或是要我更說的話,我覺得許許多多的學生對於車子有種莫名的熱愛,許多學生希望做出一台漂亮的汽車、機車或是腳踏車,但問題是許多車廠不是沒有能力做到,而是做到以後有沒有價值能夠量產,如果這些車輛本身是純手工打造,那跟工業設計的關聯性就大大降低了,從討論上來說,我覺得這類的車輛設計,比那個沾版更為糟糕,人家至少有思考如何更進一步。

 

多次觀賞新一代展覽的經驗,都是發現所有的學生都在想辦法做一些巧思或是可行度根本是0的東西。設計品有分很多種,當然有分成那種空間巧思運用的,也有分成奢侈品相度較高的物件,這類的東西才有機會真正的被做出來商品化,因為設計本身是要錢的,既然一定多半會是往高價走的情況下,又怎麼可能是要求妥善運用空間的人會去買的東西呢? 我想這方面連指導的老師都沒有好好思考到底這些作品做出來以後,有沒有可能真正的工業化生產。

 

  1. 新一代展覽的問題

當然我很想說整體素質不一,但這種問題無論我們怎樣去改善都還是會存在,更重大的問題是有些學校、老師、學生,根本打從心底沒有要把事情做好,有些學校的就像是流水席,把場地畫一畫格子,就讓辛苦一年的學生上戰場,然後遇到我這種討厭鬼,之後在網路上砲轟一番。

 

要知道整體產業的問題當然包括在師資上面,如果老師在教學上不能利用更多的時間來進行整體課堂上的討論或是思考,那我還真不知道去跟上外面的短期設計課程有甚麼差別,要知道大學教育的價值之一就是多元思考的建立,當然這是老師啦。

 

不過這類展覽讓好學生撐場面,問題是無論這些好學生在哪裡,他們都會是主角,又怎麼會想要這麼一個小小的新一代舞台,至於一般的學生在這種展場中,他們被那些好學生踩在腳下,然後他們很努力的為了讓這個展覽更好,結果發現所有努力卻是為了讓那些得獎的看起來更好。至於那些打從心底沒有要好好做的學生,他們浪費了許多的時間在這個他們覺得沒有意義的展覽,這段時間他們用來做些他們認為有意義的事情,或許對他們來說更好,但我不能否認的事情是他們絕對也有從中獲得一些經驗,只是這兩個的取捨,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這類的展覽我不會說是廠商剝削學生,但我覺得讓所有的學生參加這類展覽本身就是一件奇怪的事情,一方面這些利益過大,一方面我覺得對於廠商來說也不是一件好事,因為一些參差不齊的作品讓整體的水準下降,我想對於廠商來說應該有更好的方式讓學生和廠商都得利才是。

 

講了這麼多,其實就是希望台灣應該重視的是藝術的發展,我們需要的是去帶動整體思想的源頭,像是文學獎、藝術獎或是音樂獎這種獎項,可以讓整體文化產業得利,在這幾種源頭性質的知識開始運作之後,自然的就會帶動更多的設計產業能夠運轉,而如果我們國家的資源都投注在所謂的文創設計之時,我們那些思想的源頭又要從哪裡來? 日本? 中國? 美國? 然後出來下一個妖怪村或是變形金剛嗎?

然後我要再次向那位同學道歉



最後節錄一些我覺得很值得大家深思的留言

A.
我覺得不是有無學藝術史或色彩學的問題(本人藝大+研究所畢 目前在業界打滾)
而是教藝術史和色彩學的老師很多本身就不懂藝術史色彩學
以前的制度是只要分數夠上師院 那不管你會不會畫畫 有無研究藝術史學才能
照資歷升上去你都有資格在大專院校教藝術史色彩學
後來雖然師院制度崩潰(三流大學都能考教育學程之後)
但這一批只會唸書 畫畫程度連國中宅男在課本塗鴉程度都沒有的人
已經在台灣藝術設計相關學校爬上高位教學了
另一種是英文好或考運好 靠著考過外國大學 鍍金轉一圈回來位居高位的 
因為沒有人知道他到底去那邊念了啥 所以高深莫測
他們本身對藝術設計也沒什麼實際見解
你叫他翻譯英文書或幫忙寫官樣邀稿文可以
叫他實際畫圖或演練設計軟體就做不到了
這種人永遠躲在幕後 寫序的時候才會用一堆頭銜突然出現
以上這兩種人沒有學校給薪會餓死 因為他們的作品或論文在業界無法換成錢(很現實的問題)
(還有一種一樣什麼都不行但是靠藝術設計賺大錢的馬友友 那是政治問題就不用解釋了)
事實上新一代辦那麼多年 版主發文說可能參加的人裡百分之十的人才有成果 
我可以跟版主說 實際是參加的人裡千分之一的人會賺錢
其他不是放棄去拉保險做直銷 就是被當衛生紙用完就丟
(領小七的時薪自稱設計師當別人的手操縱軟體做不需大腦的瑣事 
眼睛壞了或身體熬夜壞了就換下一個人替補)
至於新一代真正的目的是什麼 很簡單 相關單位有錢賺 
一事無成的學生參加盛會可以滿足虛榮心(畢竟遲早會放棄 一生一次騙自己是設計師的一刻)
你說啊不是說有千分之一的人會賺錢
只能說有毅力的人或天才遲早會成功 跟有沒有花錢參加新一代一點都無關
其實問題根源不在廢不廢新一代 而在「上」「下」交相賊
環境(上)是人(下)住的根本 
教師(上)是學生(下)學習的根本 兩邊都不行 醜竹如何出美筍?
就好像在外國人看來 台灣馬路這麼醜 住在上面的人妄想做出什麼美的作品根本天方夜譚


B.
由包浩斯直接導論到美國工業強盛,我認為因果關係薄弱
納粹是讓很多頂尖人才離開德國到美國去沒錯,到美國去創立了的黑山學院即是如此產物。但讓美國在工業上強盛的不只是因為包浩斯的人跑去美國的因素,還有和50、60年代與資本主義結合的現代主義美國夢所造成的強大消費力,而引發的工業與住宅發展等因素,因此「後來這群優秀的藝術家和設計師就遠渡西方,到了美國,也導致美國後來在工業上的強盛。」這句話我認為是因果連結薄弱,且以偏概全的
另外,您文中有提到包浩斯結束的原因。我所瞭解的,是因為希特勒在擴權後極力剷除異己,不只是有著社會主義及威瑪共和色彩的包浩斯,還有其他社會主義以及共產主義人士,還有其他只要在言行舉止上不支持納粹政府的相關人士,全都放進集中營或者殺害。與這群包浩斯人士有著俄國人背景、集結可能會顛覆政權等等原因,都不直接起到作用(還有一說是因為希特勒當初怎麼考都考不上藝術學院,所以鄙視一切以這為主的心態。不過這只是謠言)
所以,拿包浩斯來做類比台灣的設計系所,我認為並不恰當。兩者差異不在教學課程上,而在於出發點
台灣的設計系所是延續著過去師範體系的產物,與包浩斯由藝術家組成的革新教育團體,動機完全不同,所要達到的目的也完全不同。包浩斯是要革新世界趨勢,讓每個人都能夠應用藝術到生活之中,而台灣師範體系教師是要培育下一代的想法,讓他們可能學以致用,方向完全不同。因此,用這樣的類比並不恰當
你看台灣設計系所將包浩斯放在藝術史學書裡,而不是思考架構的課程裡,就知道只知其皮毛的問題了
但別以為我是在幫新一代說話,我除了自己去參加的那一屆外完全沒有再去看過,因為我知道那不過是文化局要賣政績的大拜拜而已,學生只是被利用的工具(是說當初我們誰不是被利用的很爽)
包浩斯的教學重視藝術涵養,但更主要的動機是對社會的改造,這是有其目的性的。哪一間台灣的設計系所有此目標,我還真不知道

C.
我是復興畢業(有修美術史)後再念大學數位媒體設計,當然畢業展也參加了所謂的新ㄧ代(高職就有了...),是,地確很花錢~畢業後從設計公司再轉任於4A廣告公司服務,從事商業廣告idea啟發。我覺得問題點不在於有沒有學習藝術史,而是傳統教育有沒有啟發個人的思考&想法?因為離開學校進入職場後,大家的差異性才明顯的比較出來,真的是要靠日常生活中個人的興趣&涵養,如電影或閱讀或旅行,這些對生活當中細微的感受,去思考培養易於常人的觀察,顯現在對美感的設計上才能產上不一樣的表現。

D.
我本身是在國立高職任教相關科系的老師
目前台灣高職的教育制度之下
在「設計概論」與「造形原理」兩門學科中是有提到設計史跟藝術史的。
不過在短短的三年內要參加比賽、累積得獎作品、做專題製作、還要顧好國英數所有學科(一切都是為了升學)
設計史跟藝術史也變成是一門講求「教學成效」的學科在最短的時間內背下最多的流派、作品、代表作者…以求在四選一當中獲取最高分數
這樣的學習方式要能夠對學生的創作產生影響其實滿有限的
這部份需要的是高職老師用心的去引導跟啟發。
但無奈的是…在老師們在面對各種評鑑度、跟各種x質化計劃之下
能夠用心備課教學的時間也更是有限…
(包浩斯成立的時間應為1919年…請確認…

E.
本人就是高職美工科畢業許久,高職翻點書假裝有在上課,如果能稱為有教藝術史,我真的很想大笑一翻,老師應付了事非常明顯,毫無章法學理,也不用說核心主軸跟理論。我同期畢業一直有在做設計的同學,明顯的沒有想法,設計品空洞沒有靈魂,普遍來說就是工具能力很強,但是精神性貧弱。



作者:子迂
原文:http://21furu.blogspot.com/2016/05/blog-post_17.html

本文地址: http://www.ad518.com/article/id-9088

 

 

猜你喜欢



热门 TAG


 

 

 

最新


 

热图

 

 

本周排行